试论“低俗风”与保持党的先进性思想宣传

发稿日期:03-17 作者:演讲稿编辑 来源:隔壁老师 分享:


“低俗风”,是现实生活中流行的各种格调低下、内容庸俗的社会风气的统称。它具有流行性,在一定时期和范围非常猖獗;具有混合性,由各种相关的不良风气汇聚而成;具有消极性,是对现代文明的亵渎和反动。
  20世纪90年代以来,“低俗风”开始在我国盛行。像青少年的狂热“追星潮”、酒桌上的“黄段子”、手机上的无聊短信、贺卡上的“艳图秽语”、书刊上的低级煽情等汇聚成风。特别是文化界和传媒界少数人为追求“卖点”,满足社会部分人寻求“刺激”的需要,大兴现代迷信、炒作名人逸事、改编红色经典、戏说历史事件,以及渲染星闻、性事、滥恋、暴力等,使“低俗风”有愈演愈烈之势。进入21世纪,该风稍息后卷土重来,影、视、剧、网、刊等载体无处不刮,并从民间流行走向媒体推助,以不良为主转到低俗见长。这股由部分媒体推波助澜的“低俗风”,正如有人形容的那样,大有“明星取代模范,美女挤走学者,绯闻顶替事实,娱乐覆盖文化,低俗代替端庄”的态势,在其背后反映了中国社会大众文化向低俗化沉沦的现实。
  党内生活与社会生活紧密相连,目前社会上“低俗风”已侵霪到我们党内,正在构成党内的一股不正之风。其中包括:拜金风、赌博风、迷信风、送礼风、吃喝风、奢靡风、浮夸风、假话风、拍马风、圈子风、跑官风、拉关系风、婚外情风、形象工程风等。它与社会上的“低俗风”遥相呼应、相互影响。尽管搞“低俗风”的党员和党的干部是极少数,与****问题相比在当前被社会关注的较少,但是其影响不可小觑,它在一定程度上正在冲击和削弱我们党的优良作风,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党风建设和保持党的先进性具有极为不利的影响。党内“低俗风”与保持我们党的先进性要求背道而驰。
  1.“低俗风”的最大特点是拉历史进步的倒车。众所周知,凡是与发展潮流相吻合、走在时代前列的,才是先进的。先进性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特征,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生命所系、力量所在。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以“先锋队”来定位党的基本性质,就是为了体现与客观发展规律要求相一致。先锋队蕴涵着先锋性,先锋性体现先进性,因为先锋性是指走在时代前列的特性。时代的坐标明示着先进性的方位,先进性的要求反映着时代进步的方向。时代总是在不断前进,历史和社会总是在不断进步,而低俗所反映的,恰恰是腐朽的、没落的、衰败的、低级的、保守的东西,属于与文明相悖的,并且终究要被文明发展扬弃的内容。它不仅跟不上时代的发展,还要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时代的发展。所以这种风气违背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和我们党的建设规律,会使我们党不能充分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和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。
  2.“低俗风”的直接危害是涣散党心、党智、党力。它与其他不良党风是相互助长的关系,与良好党风是此消彼长的关系,其“弥漫度”是党的先进性的重要“风向标”。如果党内吃吃喝喝、吹吹拍拍、拉拉扯扯现象不能及时得到制止,那些专心干事业、廉洁正直的党员的情绪就会受影响,长此以往,就会邪气上升、正气下降,党心不齐、党智不创、党力不聚。而党心、党智和党力又是保持党的先进性的重要条件。先进性在一定意义上体现着积极进步性,在“低俗风”中,有很大一部分内容是为个人,在本质上是自私和消极的,而消极性所起的是“促退”作用,所以对保持我们党的先进性有害而无益。只有多些像焦裕禄、孔繁森、郑培民、牛玉儒那样的优秀干部,我们党的意志才能更加一致,智慧才能更加发挥、力量才能更加凝聚,行动也才能更加统一。
  3.“低俗风”具有“风靡”效应。只要有少数人搞低俗化的东西,就会传染和影响更多的人,如果不加遏制,将会形成普遍性的风气,从而必然动摇我们党风建设的根基,使党的先进性大打折扣。先进性具有鲜明的实践性,它是具体而不是抽象的,是实在的而不是空泛的,人民群众看党的先进性,不只是看纲领和路线,更主要的是看行动。每一个党员干部都像一盏灯或一面旗,人民群众就是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来认识和审视我们,进行是否跟党走的选择。所以即便是少数党员干部风气不正,也会严重影响整个党的形象,就像****问题一样,尽管像陈希同、成克杰、胡长清、程维高等搞****的是少数党的干部,但也成为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、有可能使党失去执政地位的重大隐患。所以在实践中什么样的风气占上风,就显得极其重要。
  除了风靡效应之外,“低俗风”的影响也潜移默化,任其蔓延最终将使我们党失去凝聚力并销蚀我们党的先进性。正因为党内的“低俗风”具有如此的风险性,所以在呈端倪之时就应予以高度警惕和重视。
  关于党内“低俗风”形成的原因,具体来说既可以从经济和社会根源入手,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寻找风气嬗变的线索;也可以在时代变迁中寻觅,包括与物质生活日渐宽裕(温饱思淫)、闲暇时间增加(闲暇无聊)、人的精神压力日益增大(情绪发泄)有关;还可以在不同思潮视角下解构,是虚无主义、颓废主义、拜金主义、享乐主义等错误观念作祟。总的来说,其内因是封建残余思想影响、社会转型及其经济市场化,外因是对外开放及其思想自由化和文化多元化。其本质上是某些错误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的综合反映,表现为不良党风。
  就党内“低俗风”的治理来说:
  治理的根本是提高广大党员干部的马克思主义觉悟。马克思主义认为:无产阶级不仅要改造世界,还要改造自身。毛泽东在《纪念白求恩》一文中,提出“做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有道德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”。邓小平对人民群众提出要做“有理想、有道德、有文化、有纪律”的四有公民。******同志对共产党员和党的干部提出要“讲学习、讲政治、讲正气,形成一种正气上升的良好风气”。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,“要进一步加强党风廉政建设,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,实现党风的根本好转”。要遏制党内“低俗风”的发展以及销蚀作用,就要强化党员及其干部的先锋队意识、加强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和世界观的改造、引导其精神生活脱离低级趣味、建立党风昂扬向上的良性机制、创造一个健康的党风生态环境。
  治理的关键是整肃党员及其领导干部打违反党纪的“擦边球”。现实中,有些人之所以不敢搞****,是因为****直接涉及违法,有影响“仕途”和受党纪政纪处分的风险,代价相对较高。而搞低俗化的东西,可以做到既不违法,甚至也不违纪,又能得到所谓的“实惠”。针对这种情况,应该考虑设立党内的专项“纠风”管理条例,把目前党内流行的具有典型性的低俗现象规定“界限”和纳入“违纪”范畴,以便在整治“低俗风”中对党内公开“兴风作浪”的各级领导干部给予严肃处理,让其有“切肤”之痛,这样才能刹住不正之风。俗话说,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中梁不正垮下来”,整肃低俗的对象首先应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。
  治理的方略是把它作为一项党风建设的长期任务来抓。治理的对策一是要有针对性,不能统而论之,不加区别,没有针对性就没有实效。二是要有根本性,不只从社会风气本身这样的低层面,而要从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这样的高层面着眼。三是要有综合性,解决这个问题应是社会各个相关部门的综合治理,而且要建立预防和解决问题的长效机制。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:“文明源自挑战”。我们必须意识到,治理风气“顽疾”绝不像沿着文本的幽静溪流边散步,而是在观念分野的急流险滩中搏击。只有我们多数党员和党的干部,拥有健康、明确、高尚的追求与思想境界,才能拯救那些少数黯淡、阴郁、低垂的灵魂,才可让崇尚先进,抵制低俗,始终贯穿于我们党建设和发展的历史长河,成为永恒不变的主题。  
试论“低俗风”与保持党的先进性

网站声明:
1.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,本网所提供的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2. 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内容、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联系方式:hi@gebilaoshi.com

图片资讯

最新资讯

热门总汇

Copyright ©2013-2016 隔壁老师 京ICP备14020236号